开放链接,互联网巨头们犹豫为哪般?

你还记得互相分享链接而不是火星文口令的日子吗?还记得在网页中搜索到自己想看的东西而不是毫不相干的内容吗?颇为讽刺的是,以用户体验为先的互联网大厂们,在十多年的剑拔弩张、流量抢夺中,创造出了最不方便用户的互联网生态。

经过多年发展,腾讯和阿里形成了两大阵营,小巨头们各选山头,获得流量、资金和技术的支持;字节跳动凭借短视频和算法推荐技术快速崛起,成为足以对抗两大寡头的新势力,却一面苦求腾讯流量而不得,一面又转向构建自己的虚拟王国 ……

近日,互联网巨头们在打造了多年的虚拟壁垒之后,终于打开了一个小口。9 月 18 日,按照工信部 " 严防系统封闭,确保生态开放共享 " 要求,平台慢慢公布了互相试探的第一步,但此举是下定决心还是做戏,仍需观察。

01

开放,但没完全开放

强监管之下,平台反垄断已行至深水区。9 月 9 日,工信部信息通信管理局召开了 " 屏蔽网址链接问题行政指导会 ",要求参会的企业,包括阿里巴巴、腾讯、字节跳动、陌陌等多家互联网企业,在 9 月 17 日前要按标准解除对网址链接的屏蔽。

" 开放链接 " 被多位市场人士视为是打破巨头们在各领域,即做运动员又做守门员的一次尝试。虽然各大平台都对此次整改作出回应,但实际情况又是如何?

率先回应的是最受瞩目的腾讯,当日就发布用词谨慎的声明:坚决拥护工信部的决策,在以安全为底线的前提下,分阶段分步骤地实施。继 QQ 有限度对淘宝和抖音开放后,9 月 17 日晚,微信正式发布调整声明:用户升级最新版本微信后,可以在一对一聊天场景中访问外部链接,但群聊场景暂不支持。

微信迈出谨慎一步

阿里巴巴和字节跳动也纷纷在指导会后,发布声明,支持外链开放。阿里巴巴称:" 互联是互联网的初心,开放是数字生态的基础。阿里巴巴将按照工信部相关要求,与其他平台一起面向未来,相向而行。"

同样坐拥短视频巨大流量的字节也很 " 积极 ",发布的声明又意有所指:我们呼吁所有互联网平台行动起来,不找借口,明确时间表,积极落实,给用户提供安全、可靠、便利的网络空间,让用户真正享受到互联互通的便利。

而对于搜索引擎百度来说,这当然是好事," 公司不存在相关问题。一直以来,百度始终坚持和呼吁开源开放、互联互通,着力构建开放的互联网生态。" 毕竟它更希望的是各平台能允许其进行爬虫抓取,丰富其内容储备。

在三大巨头都表态之后," 破墙行动 " 如何落地也就成为重点。从对企业的影响以及各平台反应来看,此次生态开放对拥有两大国民级 APP 的腾讯系来说影响更大。

关注和压力同在,这也解释了为何腾讯是三巨头中最先动作,迈出第一步的。当然,微信公布的部分开放访问形式依然受到诸多限制,首先需要二次跳转,其次也不支持转发给好友、群聊或分享到朋友圈,意味着腾讯真正有影响力的私域流量仍难为他人所用。但从积极的一面来看,微信已经不再彻底封杀淘宝、抖音了。

抖音屏蔽第三方链接公告

另一备受关注的短视频 APP 抖音,从 10 月开始屏蔽淘宝、京东、拼多多等第三方来源的商品进入直播间购物车中,仅允许在私聊及某些个人号发布第三方链接。拼多多、微博等平台,也同样没有任何动作,是否开放仍处于观望状态。

对于开放的缓慢,微信解释是出于安全和用户体验考虑。微信数据显示,2021 年至今,微信用户对外链的投诉当中,77% 集中在骚扰、欺诈和诱导三大类。对此,微信表示将在放开部分外链限制的同时,加强安全举措,将设立外链投诉入口,对外链提供平台的管理有效性设立信用分级,坚持用户为本,将更多选择权交给用户。毕竟没人希望开放后出现 " 砍一刀 " 满天飞的情况。

02

安全之外,博弈仍存

在安全考量之外,腾讯不大情愿的重要因素还是复杂的商业竞合。

微信作为即时通讯工具,手握中国最大规模用户,二季度,微信及 WeChat 合并月活跃用户数 12.5 亿,同比增长 3.8%;QQ 月活跃用户数 5.9 亿,虽同比减少 8.8%,仍是少有月活上亿的 app。消费互联网流量红利见顶,也使平台间面临更激烈的商业竞争。无论是阿里巴巴还是字节跳动,对于让腾讯放开生态限制、分享流量红利的诉求始终不减。

截至发稿前,我们实测发现,现阶段微信的互联互通不仅进度缓慢,局限于某一个场景、某一项功能,而且开放模式还根据与腾讯关系的亲疏远近有所不同。说到底,这次开放实质是与腾讯系公司实现互联互通,而与非腾讯系公司保持距离。

微信对于腾讯自有产品、投资产品、竞品,采取了不平等的分级策略。资源分配就像金字塔一样,随着关系的亲疏,呈现出明显的多寡。

微信不同程度的开放

除一对一聊天场景下的复制链接分享功能外,淘宝、抖音在很多微信场景和功能方面,仍旧处处受限,没有获得跟目前拼多多、京东、快手一样的待遇,更无法与腾讯对待自家产品的态度相比。

其自有的王者荣耀、视频号等产品,不管在微信一对一聊天还是群聊、朋友圈场景,都可以直接访问;美团、拼多多等所投产品,其外链在微信中多以微信小程序或 H5 页面的形式来显示,页面功能一般较为丰富,部分可点击跳转至产品主 APP,引流作用较为显著,也没有一对一和微信群的差异。

这种 " 亲疏有别 " 早有迹象。在网约车市场打响烧钱战时,快的打车红包功能被微信封杀,但腾讯投资的滴滴却没受任何影响;拼多多能从阿里淘系眼皮底下迅速崛起,成长为千亿美元市值的电商平台,也与腾讯流量扶持不无关系;也正是因为抖音无法进入朋友圈,腾讯才尚有时间窗口去孵化短视频应用。

阿里去年曾提到," 淘宝每天生成一亿个淘口令 ",显然,这 " 一亿个淘口令 " 就是为了让用户分享到微信所生成的。但在与腾讯纠缠多年后,今年 7 月阿里却选择与腾讯握手言和,释放出破冰消息," 阿里巴巴和腾讯正考虑采取措施逐步向对方开放服务。"

视频号可以直接访问链接,但快手、抖音都需要经过二次跳转中间页

字节系却是为了获取腾讯系的流量不惜与之一战。从 2017 年起,双方经历了数百起诉讼车轮战,牵动多地司法系统。今年 2 月,字节跳动抓住反垄断监管加强的趋势,在最新诉状中直指腾讯微信切断抖音短视频的跳转链接,涉嫌垄断和阻碍市场进入,妨碍技术进步和创新。

当然,在指责腾讯垄断的同时,同样握有巨大流量的字节,旗下抖音作为推动互联互通的旗手,却也没有完全打开过自己的电商围城。

" 直播电商就是粉丝经济," 一位 MCN 直播业务负责人认为,某种程度上直播电商就是被动消费经济," 淘宝说每天晚上有 7 千万人只逛不买,抖音将自己定义为兴趣电商,都表明了在漫长的四五个小时直播里,大多数人是无目的消费的,粉丝多少就成了一个重要指标。"

抖音电商 GMV 不断增加

2020 年抖音电商 GMV 已超过 5000 亿元,比 2019 年翻了三倍多。抖音能实现这一成绩,自身的流量优势是不可或缺的关键因素。

去年十月,抖音宣布不再支持第三方平台来源的商品进入达人直播间购物车。一旦链接屏蔽被解除,售后、物流、供应链更完善的淘宝就又可以直接进入抖音直播间内,这对于抖音刚起步的电商业务来说,显然是股不容小觑的冲击力量。

因此,抖音避而不谈电商链接开放也情有可原。同样谨慎的还有小红书,自从今年年初短暂开放第三方链接后,8 月 2 日起,小红书再次关闭带货笔记中的商品外链权限,以提高自营商城的转化率。

但是对于商家而言,无法在抖音直播中引导消费者跳转淘宝等电商平台完成商品交易;对于抖音 KOL 们来说,也无法通过推广淘宝等平台商品获得交易佣金,影响这些商家和创业者的经营效率和成本。这也意味着,一旦围墙打破,抖音很容易丢掉商家资源,刚独立出来的电商前途也就更加莫测。

03

真正迈开脚步还要多久?

微信与抖音,抖音与淘宝,几大平台之间形成了链接相互屏蔽的 " 连环套 "。凭借对数据和算法的控制,手握上亿用户的平台们能够决定自身价值分配规则,然而物极必反,过多的流量集中不仅将面临审查,也正在抑制创新与造成社会福利的净损失。

无论平台们情愿与否," 跑马圈地 " 争夺流量的时代都已走向尾声。

" 将海量的用户、流量和内容当作私有财产,将其封闭、禁锢,排斥竞争、拒绝服务,并放弃开放性,逐渐走向自我封闭,这些行为损害的不仅仅是广大用户和消费者的基本权益,而且对市场多元化和互联网生态平衡都有极大的破坏力," 互联网与社会研究院助理研究员钟祥铭所言,任由平台无限扩张,也很难再有流量红利爆发期的超额收益。

反垄断行至深水区

同时,随着科技巨头在全球范围内不受控制的增长,监管层的压力也不容小觑。过去四年,美国四大科技巨头谷歌、苹果、脸书和亚马逊,都在经历着大大小小的反垄断调查与判定;今年 2 月,国务院出台的《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》也宣告国内互联网赛道进入强监管时代,互联互通势在必行。

曾经万维网之父伯纳斯 · 李之所以放弃对万维网的专利,也未开发任何基于万维网的商用产品,正是出于对阻碍互联网普及、妨碍信息自由流动的担心。什么时候我们的互联网巨头们可以以开放思维做创新产品,而不是依托自身的垄断性地位高高筑起城墙,才是互联网开放精神的真谛。